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国内要闻

2016年全球可再生能源从业者达980万

2017年08月09日

目前,可再生能源开发的就业效应已经显现。IRENA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6 年,全球可再生能源从业人数达到980万,风能和太阳能则是创造就业岗位较多的两大技术分支。虽然近两年可再生能源从业人数的增幅放缓,但仍好于传统能源行业。

\

2016 年,全球可再生能源产业共创造了980 万个就业岗位,同比增加1.1%。其中的830 万人集中在非水可再生能源行业,比2015 年高出2.8 个百分点。

自从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于2012 年首次发布统计报告以来,全球可再生能源就业人数一直在持续上升,但最近两年的增速有所放缓。其中,增幅最大的是光伏和风电,两者合计超过了2012 年的两倍。与之相反,太阳能供热和制冷、大型水力发电的就业人数则开始下降。

\

上述趋势主要是由一些潜在因素造成的。比如,在一些国家,成本的持续下降以及诸多利好政策的出台,推动可再生能源产业进入到高速发展阶段,从而创造出大量的就业岗位。然而,投资额的下降、自动化程度持续提高、政策的改变,则抑制了这一良好势头,并导致巴西、日本、德国以及法国等一些主要市场的就业规模缩小。

出台支持性政策并保持稳定,仍然是扩大可再生能源就业规模的一个核心保障因素。比如拍卖机制对印度太阳能光伏安装岗位的增加是至关重要的。在某些情况下,对政策将转向负面的预期则会导致抢装潮,进而引起就业波动。例如,英国宣布自2016年4 月起削减太阳能发电、风电、水电以及沼气发电的固定电价,这引发了一次抢装潮。

另一个能够左右用工需求的因素则是劳动生产率,这在生物能行业表现得尤为明显。在巴西、美国等国家,随着原材料收割过程的机械化程度日益提升,对农业劳动力的需求正在不断降低。高度自动化还大幅提高生产太阳能光伏板和风电机组等设备的效率,相应减少了制造环节的就业岗位。此外,太阳能光伏电站和风电场运维的自动化,也许会进一步缩减就业人数。

虽然可再生能源就业规模扩大的势头在最近两年放缓,但要好于传统能源产业,后者的就业人数在不少国家已经出现大幅下滑。此外,统计数据显示,从单位发电量创造的就业岗位数上来看,可再生能源技术要远远优于化石燃料技术。比如,太阳能光伏每发一单位电量所创造的就业岗位数超过燃煤或者天然气发电的两倍。

\

从各项细分技术角度来看,2016年,全球风能行业共雇用了120 万名员工,同比增加7%。中国依旧是风电新增装机第一大国,达到23.3GW,占全球的42.7%。该国风能就业人数为50.9 万,接近全球总和的一半。

由于装机容量扩大了11% 以及本土制造的比重在加大,美国风能从业人数同比增长28%,达到10.25 万。其中,制造环节创造了2.5 万个就业岗位,同比增加15%,这主要是由一些企业扩大或者新建了一些生产设施带动的。虽然巴西的累计装机容量已经超过10GW,但是增速自2015 年就开始放慢,2016 年的风能就业人数仅为3.24 万,较上一年减少21%。

2016 年, 欧洲风电新增装机13.9GW,比2015 年略有增加。仅就该行业吸引的从业人数而言,德国依然是欧洲的领头羊,共雇用了14.29万员工,与英国、丹麦、意大利、西班牙以及法国的总和相当。法国的风能就业人数则增加了10%。

风电制造环节的就业情况取决于多个因素,包括企业的市场策略、公共可再生能源政策以及国家的发展规划等。中国就是这方面的绝佳例子。该国国内项目为本国制造商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其已吊装机组中的97% 都是本土造。然而,为了应对国内市场需求的放缓,设备制造和服务企业目前也开始尝试扩大出口。在国家“走出去”战略的推动下,中国制造商正在日益重视参与到国际市场的竞争。

在成本下降加速和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全球风能产业的并购案例逐渐增多,包括西门子风电与歌美飒、Nordex 与Acciona 的收购案。虽然这使相关企业能够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制造、销售机组,并获得更大的规模经济,但也意味着单位产出的用工需求将减少。

随着风电的快速发展,就业人数可能会进一步增加。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风能开发将加速,预计该行业在2030 年会创造出300 万个就业岗位,2050 年则为400 万。

在太阳能光伏行业,得益于成本的持续下降以及一些国家出台的支持性政策,2016 年,全球光伏产业实现了创纪录的发展,就业规模也显著扩大。是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容量比2015 年高出50%, 达到71GW, 主要来自于中国、美国、日本以及印度市场。就业人数也同比增长12%,接近310 万。

其中,中国占据了超过一半的份额,达到196.2 万人,进一步巩固了它作为全球太阳能光伏板制造和安装第一大国的地位。装机量的强劲增长促使印度的光伏就业人数达到12.1 万,比上一年高出17 个百分点。美国市场的就业人数则为24.2 万,同比增长24%。孟加拉国的太阳能光伏产业也在持续发展,创造了14 万个就业岗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受2016年安装量减少的影响,日本的光伏就业人数同比下降20%。欧盟地区的岗位数也减少了22%,仅有11.1 万个,这主要是由安装和组件生产规模下降造成的。

2016 年,在一些国家,太阳电池板成本的持续下降刺激了施工和安装环节的用工需求。比如,随着安装量的增加,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施工和安装工人数同比增长81%,达到63.5万,在整个价值链中所占的比重由2015 年20% 提高到2016 年的32%。

虽然成本的下降可以增加安装环节的从业人数,但也会威胁到制造商的财务健康状况。例如,在印度,本土制造商不得不面对低价进口商品的冲击。中国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接近80%,印度本地制造的产品只占13%左右。在欧盟,需求量低以及缺乏竞争力导致不少组件生产商破产,这一地区2016 年的组件生产量较上一年下降了16%,为2.7GW。与之相反,2016 年前三季度美国国内组件生产规模同比扩大35%,这也促使该国太阳能光伏安装就业人数比2015 年增加26%,达到3.8 万。

贸易政策也会持续影响就业。受制于美国和欧洲对进口自中国的电池板征收高关税,中国制造商们加大了对亚洲其他制造中心的开拓。由于本地化的规定遭到了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否决,印度正在需求其他方式来支持其光伏制造业,从而不触犯全球贸易规则。

在液体生物燃料方面,除了欧盟以外,几乎所有主要生产国的乙醇燃料生产规模都有所扩大。生物柴油的产量也提高了,但阿根廷、巴西以及印度尼西亚等国的规模都未能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中国市场则持续萎缩。全球范围内,生物燃料从业人数预计超过了170 万,同比增长2%。大部分岗位来自于农业,包括各种原材料的种植和收割。燃料处理设施建设以及现有电站运维环节则贡献了较少的岗位,但这部分工作的薪资水平更高。

自动化程度的持续提升减少了美国、巴西等国生物燃料产业的用工需求。巴西的生物燃料从业人数为78.3万,依然位居全球第一。虽然美国的乙醇和生物柴油产量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但从业人数却在下降。

2015 年,由于出口崩溃,印度尼西亚的生物燃料产量大幅下滑。2016年,在国内市场需求量增加以及政府补贴的刺激下,该国生物燃料行业触底反弹,精炼厂的产量较上一年翻番,创造出15.43 万个就业岗位,是2015 年的两倍。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其他东南亚国家生物燃料产量也有所增加,两国的就业人数分别达到9.7 万和5.25 万。菲律宾的生物燃料行业则吸引了4.24 万名从业者,乙醇和生物柴油各占一半左右。

再来看太阳能供热行业。2016 年的已有信息显示,中国、巴西以及欧盟等主要太阳能供热市场的新增安装量都出现了下滑,总就业人数为82.8万,同比减少12%。

在中国,由于设备制造规模下降了10%,工厂也只有65% 的产能处于开工状态,就业人数已经连续三年下滑,2016 年减少到69 万人。土耳其的太阳能供热从业人数达到1.66 万,美国则为1.3 万。

水电方面,2016 年,小型水电行业雇用的员工数为21.1 万,同比增加4%。大型水电从业人数则超过了15万,主要集中在运维环节。

分国别来看, 全球可再生能源的就业重心正在持续向亚洲转移,该地区所占的份额已经由2015 年的50% 提高到了2016 年的62%。其中,2016 年中国的占比达到了44%,2015 年这一数字则为41%。在同一时间段,欧盟的比重则由19% 降为14%。

对于一些亚洲国家而言,他们不仅具备很强的设备制造实力,还在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上逐步走在了世界前列。这些国家的新增装机容量在全球的占比已经从2013 年的40% 提高到2016 年的46%,刺激了施工和安装环节的用工需求。其他影响可再生能源就业地域分布的因素还包括,贸易流量、设备成本的变化、劳动生产率、政策工具(固定电价、竞拍补贴以及本地化规定等)。

\

中国依然保持着全球最大可再生能源就业国的地位,2016 年共创造了364 万个工作岗位,同比增加3.4%,这主要得益于太阳能光伏行业的强劲发展,而生物能、太阳能供热和制冷以及小水电的从业人数均出现下滑。太阳能光伏行业共贡献了196.2 万个工作岗位,其中,130 万人服务于制造环节,施工和安装从业人数为63.4万,2.6 万个来自运维环节。虽然安装量增加了,但是制造环节的用工需求自2015 年来就没有大的变化,这主要是由劳动生产率提高以及规模经济效应造成的。在新增安装容量同比增加125% 的刺激下,2016 年的施工和安装从业人数实现翻番,运维岗位数则增加了18%。

由于新装机容量下降,中国风能就业人数只略有增加,达到50.9 万人。虽然运维从业人数有所增加,但是施工和吊装环节的用工需求下降得更多,从而抵消了前者的正面效应。

中国太阳能热水器行业的用工需求已经连续三年下滑。2016 年,由于销售额下降10%,就业人数也降至了69 万。小水电行业就业人数则为9.5万,同比下降5%。

2017 年新年伊始,中国国家能源局(NEA)宣布,计划到2020 年将在可再生能源发电上投入2.5 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太阳能光伏新增投资1 万亿元,风电新增投资7000 亿元,水电新增投资5000 亿元。NEA 预计,到2020 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就业人数将超过1300 万,年均增加260万。此外,随着中国企业加大对国外水电、太阳能光伏以及风电项目的投资力度,势必还将进一步扩大用工需求。2016 年,中国的海外可再生能源投资规模增加了60%,超过2100 亿元。

在美国,太阳能和风能产业是创造社会就业岗位的主要引擎,2016年共雇用了77.7 万人。超过一半的太阳能从业者来自于安装环节,制造、项目开发、销售和配送、研发等其他环节的占比分别为15%、13%、12%和6%。

整体上来看, 美国太阳能从业者趋于更加多样化。女性的比例已经从2013 年的19% 提升到2016 年的28%,在销售和配送环节更是达到33.8%。这一比例已经高于传统能源行业。

2016 年,得益于生产税减免政策(PTC)被延长数年,美国风能行业的雇员数增加到了10.25 万。其中,施工、项目开发以及输电共创造了3.55 万个工作岗位,运维和制造环节的从业人数则分别为4.2 万和2.5 万。

虽然2016 年美国乙醇产量同比增加了3%,但就业人数则下降2%,仅为22.25 万人,这反映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其中的16.17 万人集中在农业供应链上,还有3.5 万人则从事生产工作。2016 年的生物柴油产量比上一年增加23%,吸引了6.11 万名从业者,同比增长23%。

2016 年,巴西的风电新增装机容量比上一年(2.8GW)有所降低,只有2GW。相应地,就业人数也从2015 年4.1 万减少为3.24 万。其中,施工、安装以及制造的用工数均出现下滑,而运维人员的数量则略有增加。

由于经济形势恶化以及下一阶段社会性住房计划Minha Casa Minha Vida 实施的延期,巴西2016 年的太阳能供热市场规模同比萎缩7%,共创造了4.337 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制造环节贡献了3.05 万个,其余的则是安装人员。

来源:《风能》   作者: 夏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