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甲4号物华大厦 A2106

邮编:100044

电话:(+86-10) 68002617/18

传真:(+86-10) 68002674

网址:http://www.creia.net

微信公众号:CREIA-RE

 

成思危:建议用碳税补贴太阳能产业

2013年08月08日

成思危: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我想利用短短的十分钟给大家谈一下我对近年来推动绿色经济过程,对太阳能产业发展的一些看法。

大家知道我国的太阳能产业发展很快,但是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方面是由于国际整体上多晶硅的产能过剩,多晶硅价格急剧下降,造成我们多晶硅企业亏损。另一方面,由于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里遇到的冲击,所以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所以美国欧盟对我们发起了双反调查。这两方面的冲击对我国的太阳能产业确实造成了很严峻的挑战。但是反过来也让我们思考,我们的太阳能产业在过去,应该说大部分出口,我们自己的太阳能内需的发展并不算快。这次挑战也可能是一个机遇,第一,使得太阳能的生产更多的面向国内的市场。第二,使得太阳能产业现在一百多个企业会有一个大浪淘沙,使得技术先进、成本低的企业能够进一步发展,使得那些技术落后、规模小的企业被淘汰。当然在这个方面,我们要防止地方保护主义,真正砍掉过剩产能还要做很多工作。第三,我们自己实力增强的情况下,也要应对国际上贸易的保护主义。我们很高兴看到我们跟欧盟在光伏产业这个问题上也达成协议,现在达成的协议是每千瓦0.56欧元,总共能力是7000兆瓦,整个欧盟的需要量是12—13千兆瓦。这引起我们的思考,中国的太阳能产业在发展上究竟该注意什么问题,该做什么更多战略性的思考。
第一,还是要依靠技术上进一步突破。因为现在我们国家太阳能产业主要还是光伏产业,目前基本上还是需要一些更进一步的研究。我20年前是化工部的副部长,我接触过这些问题。从硅料的制造来讲大部分是用三氯氰硅做原料,现在也有用硅烷做原料,再就是多晶硅后期的提纯还需要技术进一步突破。由于多晶硅的纯度不够,国产太阳能电池的光电转换效率没有国外高,一般平均是13—16,国外可以做到18—22。这些方面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做技术上的突破。当然我们不仅仅是做太阳能电池,国外无晶硅薄膜和晶体复合起来的原件,可以把光电转换效率提高到23%。如果我们用化合物的薄膜,这类理论光电转换效率是50%,可以再进一步提高。所以技术上的突破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两个我们需要关注的技术上的问题,一个是光热产业。光热产业实际上在国际上也是上世纪80年代发展起来的,不通过太阳能电池的转换,直接把太阳光聚焦,通过载热体、高温蒸汽发电供热。但是到现在为止,它的投资比较高,根据美国的数字,一千瓦大概是2650美元,差不多18000元左右。我们国家现在在青海第一套光热装置已经开始建设,5万千瓦大概投资10个亿,第一期1万千瓦投资2.1个亿,目前已经开始建成,所以差不多也是平均一千瓦两万块钱。核电和水电投资大概一千瓦是一块钱,所以它的投资比较高,需要继续进一步降低,但是它的运营成本相对来看,当然青海的数据还没出来,美国的数据大概是8个美分,8个美分也不过就5毛钱。所以,光热技术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去研究,看看是不是也是一条路。据我所知除了青海以外,内蒙等地也开始在搞。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光合作用是我们更需要研究的。光合作用就是利用仿生学的原理,把二氧化碳、水能够变成糖类,植物早就这样做了。当然如果我们能够突破这个,它的好处就直接可以从太阳能和二氧化碳、水生成我们需要的农业产品。美国伯克利大学很早做这方面的研究,我们国内也需要跟上,当然短期内不可能有什么成果,但是长远看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从目前来看,我们现实的情况,太阳能发电的成本要比火力发电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坦率讲很难迅速发展我们的太阳能光伏产业。目前来看,今天早上大家听了能源局张局长的致词,现在是650万千瓦,到2015年底,原来说要达到2100万千瓦,现在其实达到3500万千瓦,这个数字很不容易。要做到这样,如果成本降不下来,恐怕也是不行。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在经济上下大力量,有几个方面,一个是靠技术上的改进,现在大概一度电是1块钱人民币,要求通过技术上的改进,每年让它有所降低。德国对太阳能的要求,每年一度电要降低8%。另一方面通过清洁生产机制GDM,当然现在情况不是太理想,原来用GDM一度电绿色能源可以得到9分到1毛欧元,现在大概到不了这么多。第三,主张对火电收取碳税。因为火电不能看它现在成本低,但是排出的二氧化碳对环境是有影响的。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对火电收碳税,用碳税补贴太阳能产业,可以更好一点。我们计算了一下,如果对每度火电收4分钱的碳税,足够支持新能源的发展。当然这个问题不是我说了能算,应该是我们考虑的问题。
从金融方面来说,我们从财政政策上,应该给太阳能产业一定的支持。实际上我在人大的时候,制定《可再生能源法》时,法律上就有明确的规定,一定新能源发的电要强制进网,当然实施上没有完全做到,这个问题上要下决心。从财政的支持上来看,要优先支持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一方面可以做一些补贴,另一方面逐步降低补贴,迫使光伏产业可以降低成本。从货币政策来说,由于光伏发电的还贷周期比较长,应该延长贷款期限,给予适当的贷款利率。从资本市场来看,应该支持光伏产业上市融资,应该对这些产业上市要有一定的支持。另外,允许这些产业有保证的情况下发行企业债券,以使它进一步融资。
中国太阳能产业的发展,当前来看肯定还是应该发展光伏产业,但是我们要从技术、经济、金融三个方面给予支持,但是不要忽略了光热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要积极进行光合作用的研究,当然从研究到产业化估计得二三十年时间,但是如果我们不预先走好这步棋,以后我们又会落后。
谢谢大家!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