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影响光伏市场的最重要5...

    在过去的几年,大部分太阳能制造业的数据统计者在统计行业数据时,都将焦点目光针对在太阳能行业的供过于求以及其造成的严重后果之上:存在多大的产能过剩;陡降的组件价格到底降了多少;有多少企业公司因此被迫完全退出市场;而供应商又为此损失了多少钱。
    然而,在过去的6个月里,我们却目睹了一个明显好转的的市场情况和太阳能供应基本面上的明显改善。由于中日美三国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以及一大批没有竞争力的供应商的暂时撤退,光伏产品价格已经渐渐稳定下来了,利润率也开始回升,而且,出口到除欧洲以外的太阳能市场的产品也正在上扬。
    因此,预计2014年我们将会看到一个持续的组件供货回潮,对于太阳能产业相关人员和观察家们来说,这对于太阳能行业的发展,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作为佐证,笔者在此提供了5个关键性统计数字。
    产能突破GW的光伏生产商数:90
    横亘在整个太阳能产业链的关键几个生产环节中——包括晶体硅,硅晶圆,太阳能电池,组件以及逆变器——根据GTM Research统计的数据显示,现在已经有90个相关制造厂年度产品总量达到1GW以上,同比2010年增长了1倍。
    在这90个成员的“GW俱乐部”中,有36个逆变器组装厂,19个晶体硅生产厂,19个组件制造厂(包括独立的组件组装厂商和集成的晶圆电池组件厂)。越来越多的这类大型工厂出现,而这些工厂也主要归属于保利协鑫、茂迪、REC的企业。而这种数量的增长也意味着,对于新晋投资者们来说,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越来越高,获得颠覆性的技术突破也越来越难。
    组件最低生产成本:0.48美元/瓦
    在太阳能产业的历史上,有一家组件企业首次达成了组件成本低于50美分的突破——晶科。
    在2013年即将结束的时刻,中国组件制造商晶科能源利用优化后的传统多晶硅技术首次达成了这个目标。此项突破,不仅让晶科一下子走在了国内以多晶硅产品为主打的同行诸如天合光能、英利的前列,也达到了上游产业整合的一个新高度:晶科不仅拥有从铸锭到组件的完整产业链,还有了诸如接线盒和组件框架等消耗品的生产能力。当晶科以2013年全球首款50美分成本组件傲视同侪时,我们也期望中国其他的组件制造商能够迎头赶上,第一太阳能的马来西亚分工厂也要努力加油。
    多晶硅最低生产成本:12美元/kg
    利用即使是在中国都得上算是低成本的原料来源、最新的西门子法工艺以及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大全新能源在新疆自治区的多晶硅制造厂的生产成本上获得了明显的优势。大全当前产能有6000吨,生产成本在14美元/kg左右。而该公司最近的目标是在2014年新开6000吨产能,并力争把成本降至12美元/kg。
    来自其他新的多晶硅厂商诸如瓦克、赫姆洛克以及日本多晶硅厂商德山化工的消息,他们即将在2014-2015年度开始规划低于20美元/kg多晶硅生产,受困于最近严重供过于求的市场局面,如今他们也不得不面对可持续发展需求。
    多晶硅价格上涨:25%
    在各种新技术的影响下,多晶硅的价格曲线应该下滑。然而,这种事甭想会在2014年发生。太阳能级硅料的现货价格在2013年16美元/kg触底后已经开始反弹,如今,现货价格更是已经达到了20美元/kg的近一年半以来的最高水平。随着2014年越来越旺的市场需求,低价晶体硅的供应十分有限,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趋势会持续到今年结束。
    幸运的是,对于组件供应商和他们的客户来说,这个价格应该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影响。即使如此,根据GTM Research预测,2014年多晶硅的平均价格会上涨25%,因此,改进工艺的成本和硅料的消耗需求仍然意味着组件价格会有小比例的上涨。
    薄膜组件市场份额:10%
    自从2009年薄膜组件产量达到全球组件产量19%的最高比例以后,与薄膜有关的太阳能市场已经大幅度衰退。理由相当简单,除了一些极为少数的个例之外,薄膜组件价格相对昂贵、低效,比起中国如今主导市场的主流晶体硅电池技术比较起来基本无利可图。
    虽然,这些年来薄膜组件的产量一直在稳定上升,然而,这些增长很快就被更高产出的晶体硅电池给抛开。即使有被寄予厚望的行业领导者,如第一太阳能和Solar Frontier的努力,据GTM Research 预计2014年薄膜组件的产量仍是在组件总产量的10%,这是自2006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或许现在定论薄膜光伏的利润能力还为时过早,但事实上,对于薄膜技术的最大支持者,仍在依靠客户勉强维持生存的第一太阳能来说,这终究不是个好兆头。

    Read More...
  • 风电市场前景看好 预告瓶颈待解

    在风电领域,风电预报并不是一个新鲜名词。
    “风电预报对于整个风电产业而言有重大意义,若风电预报工作能够及时准确地提供风力状况,则风电项目的运转维护能够更好开展,并网工作、调配工作也将更加有效。”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告诉记者。
    风电本身具有波动性、间歇性,当风电在电网中占比提升到一定比例之后,会对电网的运行安全产生风险。为了保障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开展针对风电场、风电场群和电网的风电功率预测,进而对风电功率变化趋势进行预测,通过风电的可预测性,提高风电的电能品质。在这种情况下,风电预报应时而生。
    2011年6月,国家能源局发布《风电场功率预测预报管理暂行办法》,要求所有并网运行的风电场均应具备风电功率预测预报的能力,并按要求开展风电功率预测预报。一时间,风电技术服务商、风电设备制造商、风电开发商以及相关科研机构纷纷研发风电功率预测系统,争抢风电预测市场的“蛋糕”。
    随着全球化石能源枯竭、供应紧张、气候变化形势严峻,世界各国都认识到了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性,并对风电发展高度重视,世界风电产业得到迅速发展。自1996年以后,全球风电装机年均增长率保持在25%以上,风能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清洁能源。
    根据国家能源局《风电功率预测预报考核办法》规定,风电场月平均风电功率预测预报准确率应达到80%以上。目前的情况是,我国风电功率预测的准确率仍然偏低,并非所有风电场预报的准确率都能满足要求。
    我国风电产业发展现状分析及前景预测
    长期以来,我国电力供应主要依赖火电。“十五”期间,我国提出了调整能源结构战略,积极推进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供应,改变过渡依赖煤炭能源的局面。近年来,我国政府对新能源开发的扶持、鼓励措施不断强化,风能作为最具商业潜力的新能源之一,备受各地政府和电力巨头的追捧。
    自2005年我国通过《可再生能源法》后,我国风电产业迎来了加速发展期。《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提出:在“十一五”时期,全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约900万千瓦,到2010年,风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000万千瓦。同时,形成国内风电装备制造能力,整机生产能力达到年产500万千瓦,零部件配套生产能力达到年产800万千瓦,为2010年以后风电快速发展奠定装备基础。
    2008年,我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达到624.6万千瓦,位列全球第二;风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215.3万千瓦,成为全球第四大风电市场。预计,2009年我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还会翻番,届时在全球新增风电装机总量中的比重,将增至33%以上。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中国将一路赶超西班牙和德国,2010年风电装机容量有望达到3000万千瓦,跃居世界第二位。
    目前,我国正在紧锣密鼓地制订新能源振兴规划。预计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总投资将达到3万亿元,其中用于风电的投资约为9000亿元。根据目前的发展速度,到2020年,我国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亿千瓦。届时,风电将成为火电、水电以外的中国第三大电力来源,而中国也将成为全球风能开发第一大国。

    Read More...
  • 美国初判对华反倾销 全球光伏...

    据《纽约时报》消息,虽然美国监管机构与中国关于太阳能组件的长期贸易争端仍在继续,但这起案件已经开始重新塑造该行业,让中国之外的生产商颇受鼓舞,而且还抬升了太阳能开发商购买组件的价格。
    周五,美国商务部又朝着这一方向采取了另一项举措,认定中国太阳能公司在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向美国市场倾销产品,因而将对其加征10.74%到55.49%的关税。此前,6月份的另一项判决认为,中国太阳能组件生产商受益于不公正的政府补贴,因而对其征收19%到35%的高额关税。
    虽然周五的裁决与6月的一样,都属于初判,还可能发生变化——最终裁决将于今年出台——但6月实施的较高关税已经给市场带来了明显影响。从那时起,太阳能组件的价格上涨了大约10%。开发商和分析人士称,对英利和尚德等一些主导市场的大型低成本生产商的需求因此开始降低。
    不过,这种情况对于其他企业有好处,因为它们的产品突然开始具备竞争力,公司也获得了一些新业务。在与中国企业的激烈竞争中幸存下来的美欧洲生产商已经开始显露复苏迹象。
    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市的SolarCity公司是一家增长迅速的屋顶太阳能设备供应商。公司最近宣布,它将从挪威生产商REC太阳能(REC Solar)手中购买至多240兆瓦的太阳能组件,并且已收购初创企业Silevo,计划在布法罗生产太阳能组件。最初提起诉讼的是位于俄勒冈州的生产商太阳能世界工业(美国)公司(SolarWorld Industries America)。它最近也从中获益,达成了向安装公司RGS能源(RGS Energy)出售设备的交易。
    “我们正在争相购买带有韩国、日本和马来西亚制造的太阳能电池的组件,”俄勒冈州尤金的太阳能组件进口商Grape Solar公司的总裁及创始人袁海洋(Ocean Yuan)称。他还表示,6月的判决所产生的影响在旧金山本月举行的一次大型行业会议上明显展现了出来。为数不多的中国企业甚至连展台都没设。它们曾占据整层场地,如今却只聚集在一个小角落里。
    “只有少数几家中国生产商在会上进行了展示,”他说。“曾经有很多。”
    从2012年开始,美国已经对带有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电池的组件征收额外关税。太阳能电池是构成组件的最后一个重要部件。但是,许多生产商纷纷通过使用别处——尤其是台湾——制造的电池来避税。太阳能世界工业(美国)公司是一家德国企业的分支。目前的诉讼是该公司为了弥补这个漏洞所采取的一种措施。的确,周五的判决中涵盖了台湾电池,并决定对它们加征27.59%到44.18%的关税。
    然而,许多事情仍然悬而未决,为太阳能市场注入了一种令人不快的不确定性。
    “对于行业而言,最重要的是获得稳定的产品供应链,产品定价应该很明确,而且有效期不应仅限于今天、未来一周或一个月,而是能持续到2015年到2016年,”英利绿色能源美洲分公司(Yingli Green Energy Americas)的执行董事罗伯特·彼得林(Robert Petrin)说。“接下来,要到哪里去找这种确定性呢?”
    考恩公司(Cowen &Company)的分析师罗伯特·斯通(Robert Stone)认为,由于中国太阳能组件价格上涨,那些同时生产和安装太阳能系统的公司——比如设在加州圣何塞的SunPower——可能会更具竞争力,因为从长期来看,能效较高的设备能够节省开支。
    但他告诫,这起贸易案有损整个太阳能行业。该行业需要持续降价,因为高额补贴将在2016年后减少。
    “完全是白费力气,”他说。“最后会上演的一幕是,如果中国制造的产品被贸易壁垒挡在了门外,那么其他一些海外产地,或者墨西哥之类的地方,将成为下一个最佳选择。”
    尽管太阳能领域的分析人士和高管表示,他们预计发展不会停滞,但围绕定价的不确定性已经动摇了部分项目,尤其是计划向公用事业企业出售电力的大型新太阳能发电厂。
    GTM Research的舍勒·卡恩(Shayle Kann)表示,涨价正好发生在市场的大规模应用端处境尤其艰难的时候,因为太阳能开发商之前一直在与公用事业企业签订低价售电协议,如果设备成本上涨,这些协议会变得难以履行。
    在中国,尽管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已有所减少,但关税即将再攀新高的可能性让整个行业忧心忡忡,并正促使至少一部分高管考虑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地方去,比如美国。现有关税已经限制了中国面向美国的太阳能组件销量,使其在中国的行业全球销量中所占的比例不足十分之一。
    上海投资分析机构申银万国[0.66%]证券研究所(SWS Research)的太阳能行业分析师韩启明表示,如果不加征关税,在今年约为50亿瓦规模的美国市场中,中国生产商将占据20至30亿瓦。相比之下,供应中国市场的几乎均为本国生产商。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组件市场,今年的规模将达140亿瓦。中国生产商每年还分别向欧盟和日本出口50亿瓦,并向泰国等市场出口较少量的产品。
    但对中国生产商而言,美国市场可能依然意味着,究竟是盈利能力逐渐恢复,还是继续亏损?从2010年开始一直贯穿2013全年的价格暴跌,促使尚德等部分中国生产商封存部分产能,从而导致自今年1月以来价格保持平稳。
    如果美国增加关税,这种平衡可能会被重新出现的打折压力破坏。韩启明表示,对吸收中国的产能而言,“每个市场都非常重要。”
    上海晶澳是中国最大的太阳能组件生产商之一。本月,该公司在美国注册,以便发行价值至多2.5亿美元(约合15.5亿元人民币)的证券,但并未具体说明股份类别。公司发言人加里·德沃夏克(Gary Dvorchak)通过电子邮件接受采访称,在美国注册“提高了公司在任何机会到来时的财务灵活性,”但他拒绝透露公司的计划。
    Grape Solar公司的袁海洋表示,晶澳希望在美国修建一座太阳能组件厂,以避开美国的关税。这很像是三十年前日本汽车生产商为绕开美国的进口限制所采取的措施。袁海洋接着说,他之前一直在为晶澳提供建议,并向公司高层指出了俄勒冈州的几个可行的选址,但他表示,他们可能会在其他一些州之间进行选择,因为那些地方提供的税收优惠幅度更大。
    对太阳能组件这种资本密集型业务而言,在美国生产的成本并不一定更高。
    “唯一一个成本更高的因素是劳动力,但更高程度的自动化,以及美国工人的生产率和稳定的劳动力可以抵消这一点,”袁海洋说。

    Read More...
  • 李俊峰:煤制气不应作为国家战...

    近日,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在煤制气产业发展利弊研讨会上认为,不应把发展煤制天然气作为国家战略,切不可不计后果地一拥而上。
     
     
    煤制气不是天然气替代煤炭
    李俊峰认为,天然气的主要成份是甲烷,大自然天然存在的甲烷称为天然气,煤制天然气应当称为合成煤气或者人造煤气,以便与大自然中天然存在甲烷相区别。“煤制天然气不是天然气,它的定义根本不科学。煤制天然气就像整过容的美女。”他说。
    李俊峰认为上马煤制气项目的内在驱动源自中国是贫油少气富煤的国家。长期以来国家都将煤制气定义为高耗能、高污染行业,作为限制发展的对象。直到2012年,城市由于雾霾等环境污染加重需要用天然气替代煤炭,又因天然气供应短缺而重启煤制气项目。
    煤制气为中西部产煤地区带来新机遇
    据《煤制天然气技术环境与经济指标分析》论文分析,煤气价格变化、天然气需求量和进口量持续增长的发展趋势,为我国中西部产煤地区发展煤制天然气提供了较大的利润空间和发展机遇,也成为中西部地区化解煤炭产能过剩和拉动经济发展的新机遇。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3年10月,我国建成、在建或拟建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共61个,年总产能达到2693亿立方米,除极个别项目外,几乎全部分布在严重缺水的内蒙古、新疆等西部地区。
    严重缺水地区及大江大河发源地不适宜煤制气项目
    他认为,煤制天然气不应该在严重缺水的地区推开,特别是中国西北部的内蒙、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因为这些地方是中国的生态屏障;另外,云贵川地区实际也有类似项目,但作为大江大河的发源地,并不适宜上马煤制气项目。
    “水安全比能源安全更重要,中国人靠百分之百进口石油都能过日子,但如果我们的水10%需要到国外进口,可能我们就活不下去了。”他强调上马煤制气项目时,水安全的考虑应放在能源安全之上。
    发展煤制天然气在经济上并不划算
    李俊峰建议,应将煤制气当作能源统计中一个单独品种,不应与天然气混为一谈。在当前控制雾霾污染的情况下,煤制天然气确实可以替代中小型锅炉减少部分焚烧污染。
    诚然,煤制天然气替代煤炭在某种程度上减少某些大气污染物的排放,但是也增加另外一些污染物的风险。煤制天然气是一个煤化工过程,不可避免地要产生诸如苯、酚等这些煤炭燃烧过程中本来没有的新的污染物。他强调对煤制天然气要从整个产业链的全寿命周期进行评价,不能只看局部环节的排放定优劣。
    论及煤制气和其他能源的比较优势,他认为煤制天然气的能耗比其它方式都高,发展煤制天然气在经济上也不划算。有数据显示,只有替代汽车油气最划算,还可以减少废物排放。与此同时,煤制天然气的生命周期能耗和水消耗也不具备优势。这导致其经济成本用户很难接受。“目前各地抢煤制天然气项目,目的都是希望国家补贴,这就是煤制气发展所处的尴尬地位。”李俊峰说。
    油价波动发展煤制气面临风险
    此外,他认为煤制天然气还面临因天然气价格紧跟石油价格,石油价格一旦下滑就有可能会带来的经济风险。2003年前曾有长达20年的时间石油价格低于23美元一桶,这导致当时天然气价格只有0.7-0.8元。而现在煤制天然气成本最低也不会低至1元。目前全球石油供应略微供过于求,油价还有下降空间,所以发展煤制气仍存在一定风险。
    他由此认为煤制气不应作为国家战略,应审慎布局。他建议在当前中国不具备核心技术的情况下,切不可像“傍大款”一样盲目发展。否则产业体系一旦形成就将长期固化下去,会对我国能源供应体系建设、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Read More...
  • 专委会正式更名为“中国循环经...

    2013年11月30日,我专委会上级协会“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正式更名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我专委会也随之更名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英文名仍为“Chinese Renewable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CREIA)”。

    Read More...
  

项目咨询

 

交流平台

 
 

政策法规

 
 

行业百科

 
 

出版物

 
 

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